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正文

动画师揭秘日本血汗动漫工厂:每周6天累到吐

编辑:梦小悠   发布:2015-03-20 17:51   分类:教育   阅读:1,780   评论:1  
摘要: 立志投身于日本动画业,美国动画师亨利·瑟洛(Henry Thurlow)为了追梦不惜移居东京,花了4年的时间才之后终于获得某家工作室的青睐,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动画师职业。没想到,公司提供的工作环境与他 的预期大相径庭,在面对网络媒体Buzzfeed访问时,瑟洛把自己比作是奴工苦役,表示自己实在无法接受周薪25美元的廉价待遇:

      立志投身于日本动画业,美国动画师亨利·瑟洛(Henry Thurlow)为了追梦不惜移居东京,花了4年的时间才之后终于获得某家工作室的青睐,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动画师职业。没想到,公司提供的工作环境与他的预期大相径庭,在面对网络媒体Buzzfeed访问时,瑟洛把自己比作是奴工苦役,表示自己实在无法接受周薪25美元的廉价待遇:

     “我先把话讲白:这(指日本动画师)已经不能说是一份“艰辛的工作”,根本就是一门“法理不容的苛刻行业”。他们给出的待遇远远不及最低薪资标准,把员工操到上班时呕吐不止,甚至还得上医院买药吃的地步。截稿日前不但要求你必须随传随到,每当逼近死线时我们还要面对连续一个多月没有任何一天休假的状况,然后接下来你还是得立刻回到每周6天,每天10小时的标准工作时程。没有人会在工作的时候聊天,也不会相约去吃个午餐什么的,同事们就只会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默默做事,丝毫没想过要去改变这样的工作环境。

     ”根据瑟洛的描述,他在Nakamura-Productions(中村プロダクション)和PierrotStudios(株式会社ぴえろ)两家公司里工作的时间里,就曾为了过度劳累或是因其所产生的不适跑过3次医院,令人惊讶的是,即便如此,瑟洛还是认为这些工作经验十分难得而且非常具有价值,因为他认为,身为一个创意工作者,自己在日本所接触到的工作和美国比起来还是较为令人满意:

     “当我以动画师的身分在纽约工作时,我的待遇不但足以让我负担一个属于自己的住所,还能有多余的钱可以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过好的生活(live alife)”,但内心中那热爱艺术的灵魂却始终无法得到满足,因为我无法通过工作去制作高质量的动画或是知名的系列作品。现在,就算我的生活已经糟糕到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但心中那艺术家的灵魂却能获得充分满足。"

     瑟洛在Reddit论坛上的“有问必答”专区(AMA,Ask Me Anything)中,曾为日本动画工作室的廉价待遇做过更详尽的说明:

     能赚到的钱每天都不一样,要看你当天能画得出几张图。

     礼拜一我可能会在一大迭画里挑图出来做修正(补上其他动画师忘了画上去的特效,或是“气”之类的发光效果),这样的话我就能在工作结束时画出40张图,取决于作品本身开出的价码,甚至能赚取超过150美元的日薪。

     礼拜二到礼拜四我可能必须负责《东京喰种》那种细节复杂的特写场面(附带一提,那真的很有趣),但就结果而言,这段时间里我每天大概就只能画得出5
张图,日薪就只剩下12美元左右了。我在Pierrot每个月大概可以领到1000美元,但在我之前工作的那家“血汗工厂”里,每个月就只能赚得到300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前有 1 条留言

  1. 有趣网
    沙发 有趣网 2015-03-22 22:27

    存在既有他的合理性吧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

西瓜